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性爱技巧  »  爱的极致
爱的极致

爱的极致

下午6点,露露下班回到家中,心情愉快,因为陈威说要给她惊喜,作为生日礼物,并让她请了一周休假。


  关上房门,露露脱下乳白色的长风衣,挂到衣架上。她今天一身浅蓝色套裙装,深蓝色高跟鞋,清爽宜人。她闻到了浓郁的玫瑰花香,哦,肯定是陈威买的,他知道露露很喜欢鲜花,今天一定买了不少呢。


  突然,背后好象有声音,没等她回头,一个有力的胳膊绕在她脖子上,一块白色毛巾塞进她刚张开的嘴,迅速填满整个口腔。眼前一黑,脑袋好象被套进一个黑色口袋里,她感觉到口袋扎紧在脖子上。


  脖子上的胳膊松开了,露露的双手被反拧到背后,紧紧捆绑。身子一轻,被人扛了起来。直到现在,她好象才恢复了反应,双腿拼命蹬着,努力吐出口中的毛巾,高跟鞋也落到地上。


  那人把露露扔到床上,先是整理她头上的口袋,把两个小孔转到她鼻子前面,让她的呼吸轻松一点,再将她吐出一半的毛巾重新塞紧,连口袋用带子紧紧绑在她脸上。


  露露用腿踢着,蹬中那人好几下,但是,很快,她的双腿被紧紧捆绑起来,脚踝,膝盖上下都被带子紧紧缠绕,并且,脚踝被朝后拉去,跟手腕连到一起。


  这下,她可是叫天不应,喊地不灵了。她脑子里一片混乱,突然想起了陈威。


  陈威,你在哪?露露用尽全身力气,也只是勉强扭动一下身体。她感觉到恐怖,她不要就这样被一个男人欺负。从那人的力气上,她判断是个男人。


  那人的手触摸到露露的身体了,露露闷声尖叫了起来,浑身发僵~~她只属于她的陈威,如果被另一个男人强奸,她简直不想活了。


  一个亲切的嗓音响了起来:“露露,别害怕,是我啊。”


  哦哦~~是陈威!!露露一下就软了下来,可恶的陈威啊……陈威笑着说:“吓坏了吧?这是给你的第一个惊喜呢。”


  露露喘着气,嘴里发不出声音,心里说道,还惊喜呢,差点就吓死我了。


  陈威说道:“你先这样休息一下,我马上就要做好饭了,今天我替你服务。


  ”说完,他亲了亲露露丰满的乳房,就离开了。


  露露的力气刚才已经消耗完了,她软在床上,静静呆着,手脚的捆绑和头上的束缚也让她不得不安静。她回味刚才的事情,真的感觉到很刺激。被绑架的幻想以前也有过,可现实中根本不可能接受的。但是,刚才的经历就是一场绑架啊。


  不知道过了多久,脚步声传来,陈威的声音:“亲爱的露露,饭好了~~”


  露露的手脚已经发麻,她急着要陈威放开她。陈威解开绳子,把口袋从她头上取下,拉出嘴里的毛巾。露露的脸涨得通红,她狠盯着陈威,但是,干涩的嘴巴说不出话来。


  陈威嬉皮笑脸地哄她:“别生气啊,我熬了很好的汤呢,过生日可不许生气的。”他继续松开露露手脚相连的带子,最后全部解开。


  把露露的家常衣服拿来,关切地说:“换换衣服吧,开饭了。”看到露露的手脚不大灵活,他帮忙着,还不失时机吻她的脖子,脸。陈威一把抱起刚换好衣服的露露,出了卧房,放到餐桌旁的椅子上,让她好好坐着,又迅速用带子牢牢绑紧她在椅子上。


  端起半碗晾好的汤,喂露露喝:“乖~~喝点汤啊。”


  露露喝了几口,终于可以说话了:“陈威,你干什么啊?”


  陈威笑着说:“明天你过生日了,今天我替你服务啊。我喂你吃饭,不过,你要乖哦。”餐桌上除了丰盛的菜肴,还有一枝娇艳欲滴的红玫瑰。


  露露很感动,点点头说:“你真好,我听你的啊。”转了转眼睛又说:“那我可好好享受了,不劳而获的感觉应该不错吧。”


  陈威开始喂露露吃饭,他今天做了几样露露喜欢吃的菜,但是也炒了一个苦瓜,露露怕苦,最不喜欢吃苦瓜了。她看到陈威夹来苦瓜,就闭嘴摇头,不吃。


  陈威试了几次都这样,只得苦笑摇头。


  吃了一会,陈威站起来,取来一条白纱巾,把露露的眼睛蒙起来。他说:“ 现在开始,我喂你吃一口,你就要叫一声好老公。不然,我会惩罚你。”


  露露说:“好啊,但是~~”


  “没有但是,你必须听话。”陈威的口气很坚决。


  “好吧。”露露答应了。


  陈威继续喂,一口菜,“好老公”;一口饭,“好老公”;……突然,露露感觉到口中的食物很苦,哦,她刚想吐出来,陈威用手掌捂住她嘴巴:“不许吐出来,只是苦瓜而已。”


  露露摇着头,挣扎着。“你怕苦就不嚼,咽下去,不然我会罚你。”陈威吓唬着露露。


  露露还是摇头,陈威生气了,掏出另一条纱巾,将露露的嘴巴包得紧紧。“ 好了,你什么时候咽下去,我什么时候放开你。”


  陈威说道:“你真不听话,我要惩罚你了。”他拿起露露的脚,用手指轻轻刮了一下。露露怕痒地卷起脚趾。


  他威胁地说:“你咽下去了,就点点头,我放开你,不然~~”他又刮了一下。


  露露想缩回脚,但是,她被捆绑得紧紧的,根本就动不了,她想到那脚心的痒,只好将口中的苦瓜咽了下去,然后拼命点头。


  陈威笑了:“这才是我的好乖乖。”


  他放开露露的嘴巴,喂她喝汤。“其实,苦瓜没那么可怕,是不是?喝点汤就不苦了。”


  露露点点头,陈威亲亲她的嘴巴,又喂了她一口苦瓜。这次,她乖乖吃下去了。


  这顿饭吃了很久,很亲昵。最后,陈威端来一杯茶,让露露漱口。


  陈威说道:“今天我帮你洗澡,就象头一天那样洗。”


  露露笑了,想起来陈威头次到这里来的狼狈相。


  陈威放开露露手脚上的所有带子,褪掉全部衣服,只把她双腕用纱巾绑在身前,眼睛也没有松开。搂着露露进了浴室。


  浴缸放好水了,屋里很温暖,陈威轻轻扶她躺进浴缸,把她的手腕拉上头顶,绑在把手上。他还细心地垫一块毛巾在露露的头下,让她很舒服地躺着。露露洁白光滑的肌肤,在水里晃动着,越发显得凝脂般的诱人,在陈威的抚摸揉搓下,鲜红的乳头已经立了起来,她轻声呻吟着,扭动身躯,应合着陈威的动作。明威再也不能忍耐,他进到浴缸里,紧紧拥抱露露。发疯般的吻,落到她全身。


  露露的手被绑在一起,她不能拥抱陈威,她的眼睛蒙得很紧,什么也看不见。但是,这些束缚,加剧了她身体的反应,她感觉到自己象着了火一样,浑身的热血冲动,全部的器官在张合,渴望陈威的进入……陈威感觉到露露的欲望在沸腾,感觉到她兴奋地期待,他挺身一冲,“哦~~~”露露发出一声畅快的呻吟。他们几乎融合到了一起。


  在宽大洁净的床上,他们紧拥在一起,陈威买的玫瑰,正散发满屋的芬芳。


  陈威说道:“明天公司有一笔货,要送海南,包了专机。只派了我押机,你跟我一起去吧。”


  露露一直向往去海南,她很兴奋地点头说好。


  陈威笑着说:“你也算我的货物,私人货物。”


  露露不解,陈威说:“这是第二个惊喜,明天你就知道了。”


  天很早,闹钟响了,露露醒来,刚要起身,陈威把她紧搂在胸口:“等一会再起来,跟你说个事情。”


  露露乖顺地伏在他宽厚的胸膛,伸出舌头,轻轻舔他。


  陈威笑了,拍了拍她:“别调皮,好好听我说。”


  “今天中午的飞机,不急。这次到海南,你要乖乖听话,”陈威停了一下,“嗯,做几天我的女奴怎么样?”


  露露抬起眼睛,望着陈威:“女奴?什么意思。”


  陈威说:“别紧张,我只是想让你尝尝一种新的方式。你知道,我是很爱你的,我希望能够让你得到最大的刺激和满足。”


  露露想了想:“那我什么都要听你的,不可以提意见?”


  陈威点点头:“是啊,听我的,你也可以提意见,但是,我会惩罚你的调皮。”


  露露扭了扭身体,撒娇地说:“不,那不好。”


  陈威有力的臂膀紧紧抱住她,坚定地说道:“你必须同意,好吗?我们试试。我让你尝试很多新的做爱方式,你一定有新体会的。”他轻轻吻她的肩膀,脖子,温柔地说:“你知道我是爱你的,我不会让你很为难的。难道你怕我害你?


  你不敢?”


  露露感觉到一点新奇,一点挑战,这阵子陈威总给她不断的新鲜刺激,捆绑啊,堵嘴啊,她也很想尝试一下更深一点的刺激。更重要的是,她知道陈威真的爱惜她,不会伤害她。


  “好吧,我听你的。”露露说道。


  “好啊,可不许反悔,这几天我给你好好过生日。天天都是生日。”陈威高兴地说道,爱抚着露露,扳起她的脸庞,轻轻地吻着,然后深深吻住她的嘴唇。


  闹钟再次响起,陈威说道:“这回真的要起床了,咱们简单吃一点,准备出发吧。”


  露露洗完碗,看到陈威坐在床上,摆弄一堆东西,很好奇地过去看。陈威笑着说:“看看吧,这是给你买的装备。”


  露露看到有各种粗细的绳子,丝带,一些皮制的东西,还有些说不上来是什么制成的奇形怪状的物品,感觉很新奇。


  陈威止住她的发问,说:“你会知道干什么用的,现在也说不清楚,我可是费好大劲才买到的。”


  “准备好了吗?”陈威问道。


  “好了,可以走了。”露露答道。


  “你再上个厕所吧,路上可能不大方便。”


  露露去上了个厕所,洗了洗手。说道:“真的好了,我们现在就走?我换衣服去啊。”


  “等等,一会有车来接,别换衣服了。”陈威露出笑容,“过来,我的小乖奴。”


  “你叫我什么?”露露奇怪地问道。


  “小乖奴啊,现在开始,你就是我的小乖奴了,听话啊,不然我会惩罚你的。”


  露露笑着走到陈威身旁,歪着头说道:“好的,我听话就是了。”


  陈威让她坐在地板上,双腿夹住她,拿起一个嵌口球,说道:“乖乖,张开嘴巴。”


  露露张开嘴巴,但是,球很大,陈威用手帮助她张开嘴,才勉强塞了进去,撑得嘴巴涨涨的。露露感觉到球顶着上腭难受,难堪的是口水通过球里的洞流了出来,她想用手去取掉。陈威强壮的腿夹住她双手,迅速把口球的皮带勒紧她脑后。他先使用口球的目的是不让露露对他的方式提出意见。


  陈威脱掉她家居的宽松衣服,用短绳子反绑住她手腕。


  “别怕,我不会害你啊,你慢慢享受我的捆绑和封闭,今天你是我的货物。


  ”陈威在露露耳边轻轻说道。


  陈威拿起一个项圈,给露露带在脖子上,是宽宽的软皮项圈,宽度和她的脖子差不多,他缓慢收紧,项圈紧贴住露露脖子,让她的呼吸有点难度。


  用另一根绳子反绑她的双手,上提,让双手紧贴后背。然后连身子一起绑紧。他边绑,边亲吻露露的眼睛,鼻子,脖子……把她的双腿双脚也绑了起来,团起绑住。


  陈威吻了吻她的眼睛,轻柔地说道:“今天你尝尝完全紧缚封闭的感觉。”


  拿来用棉花塞进她耳朵,用丝带把她眼睛和耳朵一起蒙紧,一点也不透光。


  扣上特制的黑头罩,头罩的边口是软的,收紧后轻轻挤压一个微型橡胶泵后会形成微负压,紧紧包裹脸颊。连听觉也完全封闭,头罩有软管可以通出来保证她的呼吸。


  “好了,现在可以装箱了。”陈威站了起来,取来一个大箱子。


  箱子里面有个内框,他将露露放进去,固定在内框里,理好通气管。并且为了安全,他放置了一个心跳测试仪在露露胸前,监视表拉到箱子表面一个透明框里。他注入一种填充剂,整个箱子成为一个固体。只有软管露在外面。


  露露的所有感觉都被封闭了,黑暗,无声,浑身紧紧团在一起。她感觉到紧张,但是,同时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安全,她完全不用控制自己的任何器官,所有的地方都有物体充实着她,托扶着她。


  车来了,陈威小心地拉着这个箱子出去,乘飞机去海南了。


  交付了货物,陈威以最快的速度到了住处,因为出门已经1个半小时了,虽然箱子一直没有离开过他的视线,那仪器也表示露露一切良好,但是,这样极端的束缚,他还是悬着心的。


  打开箱子,剥开填充物,抱出露露,只见她静静团着,就象睡着的孩子。明威先是打开头罩,看到露露脸色正常,他才放下心。他去拉好窗帘,坐在箱子旁边轻轻解开露露的眼睛,耳朵,拿出嵌嘴球,慢慢解开身上的绳子。他知道,解开绳子的时候要慢,别让血液猛地窜动,使露露难受。


  全部解开了,露露躺在地毯上,软软瘫着,白净的皮肤上是深深浅浅的红色绳痕,就象纹身一样,她无力的眼睛望着陈威,但是,嘴角却流露一丝满足的微笑,陈威爱惜地抚摸她,伏身轻吻她的脸颊,吻遍她全身的绳印。


  陈威从包里拿出一个很精巧的项圈,说道:“来,带上这个,这是你的生日礼物。”


  这个项圈是特种金属做的,颜色象柏金,非常坚固,镂空的缠枝莲花,细巧得象真的一样。陈威把露露拉过来抱在怀里,吻了吻她美丽的眼睛,喀一声,项圈贴在她硕长优美的脖子锁上了。


  陈威把小小的金色钥匙穿进自己的钥匙串上,嘻嘻笑道:“这几天就这样锁着我的小乖乖奴,我们好好玩玩游戏,好吗?”


  露露感到项圈的压力,但是,她愿意服从亲爱的陈威,愿意永远这样被他束缚,她温柔地靠在陈威身上,蠕动在他怀里,用脸庞磨蹭着他。


  陈威放好热水,温柔地抱露露到浴室,泡到宽大舒适的浴缸里。


  他们住陈威公司的豪华小别墅,专门给高级员工出差或度假短期居住的。小小的一栋平房楼,周围是草坪,设备齐全,还有一个室内游泳池。


  他们享用了一顿送上门的精美晚宴。


  天慢慢暗了下来,窗外的椰子树在晚风中轻轻摇曳。


  陈威说道:“晚上7点,我要到公司洽谈项目,预计晚9点结束。然后带你出去喝咖啡。”他接着说:“你就好好休息一会,等我回来啊。”


  露露却调皮地说:“不,我要到外面去看看玩玩,然后回来等你。”


  陈威故做生气地说:“那可不行,我不能让你一个人在外面乱跑。”


  露露搂着他脖子,央求道:“好嘛?我只去一会就回来。”


  陈威拍拍她的头,说道:“你是我的小乖奴,不可以自己出去的。”


  陈威把露露抱到床上,拿出一根亮晶晶的小链子,在项圈不显眼的地方找到小小的扣环,将链子一头挂在扣环里,一头锁在床头的柱子上。接着,拿一副皮手铐把露露双手反铐上。他很细心地打开电视机,将遥控板放到露露可以够着的地方。然后拥抱了一下露露,说:“就这样等我啊,很快就回来的。”


  露露瞪眼看看他,无可奈何笑了笑:“好吧,快点回来啊。”


  电视节目难看死了,露露把遥控板抓在手里,侧着身体把频道一遍一遍扫描,也没有找到好看的节目。干脆就不看了,琢磨着怎么打开手铐。手腕被裹得很紧,她把身体扭到最大限度,还看不到手铐。她闭上眼睛,运足力气,双手猛力一挣,有点松动了,再一挣,手就分开了,哈哈~~!她一阵高兴,拿到眼前看,原来是手铐的链条铆钉脱了,这也是手铐?露露笑着摇头。但是,手腕上的皮套就没有那容易弄开了,她费了半天劲也弄不开。想起厨房里有刀子,但是,项圈拉着她,去不了厨房。


  她的注意力转到项圈,项圈很精巧,但是,很结实,那小小的扣环和细细的链条牢得就象生长在那上面,在露露的拉扯下纹丝不动,反而脖子痛了。


  门一响,陈威匆匆进来。他把包一扔,跑进房里,看到露露正在试图解开项圈。他抓住露露的手:“喂喂,这可不行。”看到坏了的皮手铐,他也笑了:“ 这样不顶用?”拿出钥匙,打开手铐,去掉了。


  他抱着露露,亲昵地说道:“你在折腾什么啊,看,都出汗了。”打开床柱上的锁,他拉露露起来:“走,洗个澡去。”


  “你放开项圈啊。”露露说道。


  “这是不可能的,这几天我都不会放开这个项圈,永远都不放开,你是我的小奴,这是标志啊。”陈威一边说,一边把露露拉到浴室里,把她双手扳到后面,用项圈的链子绕了几圈锁上,帮她洗的同时自己也在洗。露露双手反背着,拉着项圈。高高挺起的胸膛和仰起的头分外诱人。头发象黑瀑布一样顺滑,水往下流着,她就象一尊塑像,东方女神的塑像。上午捆绑的绳印已经全部消失了,她的皮肤又是玉一样的晶莹剔透,看得陈威心荡神夺。


  他紧紧抱住露露,吻她全身,喃喃说道:“我的宝贝,我最喜欢的美丽宝贝,我爱你。”他拉露露到大镜子面前,说:“你看,你多美啊。”露露只看了一眼,赶快闭上,羞红了脸,但是,陈威的宠爱,温暖着她的心,他的抚摸,亲吻,甜蜜的话语陶醉了露露,她喜欢这样被他爱着,被他束缚,听他摆布。


  回到卧室,陈威对露露宣布:“为了惩罚刚才你擅自弄开手铐,取消外出喝咖啡的节目,改为室内活动。”


  露露刚想说话,陈威竖起一个手指制止她。把她拉到怀里,拿一块小白毛巾,温柔地塞进她嘴巴里,一点一点塞,几乎全进去了,充满了她的口腔:“从现在开始,你不准说话了,这也是惩罚之一。而且,如果你自己吐出了毛巾,那下一个惩罚可就是很厉害的了。”他轻拍着露露的脸问道:“明白了吗?”


  露露点了点头。其实,她很喜欢陈威对她稍微强硬一点的。每在这样的时候,她都感觉到特殊的兴奋和刺激。


  陈威打开她手腕的链条,从项圈上拿掉。取一根长长的鲜红的绳子将她重新反手高缚,并且连乳房一起缚紧。还拿出一条鲜红的纱巾蒙上她眼睛。


  他打开音响,放出一首《弯弯的月亮》。搂着露露,缓缓地跳起舞来。接着的曲子一首比一首温馨、缓慢,他们轻轻摇动着,转圈。


  陈威端详着心爱的露露,那凝白的身体和鲜红的绳子协调而对比鲜明。由于被反绑和蒙眼,她小心翼翼地,非常依赖地靠在陈威身上,完全由他带动。陈威有力的臂膀搂紧露露在胸前,他们胸膛紧贴,可以感受到彼此的心跳。


  自从第一次露露挑起了陈威的虐恋欲望以后,红绳子与洁白皮肤结合的强烈视觉冲击就一直停留在陈威的脑海中。陈威发现了彼此的SM情结,他为此阅读了不少资料,并且准跟让露露一起享受SM的乐趣。他有意识地渐渐开始在做爱中加入一些轻微的SM行为,露露的良好反应使他兴奋。


  夜深了,一片寂静,他们的爱意随着轻柔的音乐流淌着,充满了整个空间,陈威轻轻抬起露露的脸,用舌头舔着她脸颊。软软的感觉,温湿的感觉,从脸上传到身体里,露露紧紧靠着陈威,仰着脸承受他一下一下的滋润。


  露露的乖巧与温顺,让陈威勃发了起来,他抱起露露放到了床上,拉熄了灯。


  月光洒进屋内,朦朦胧胧的光线使红色的绳子变成黑色,露露的皮肤却更加白皙。


  陈威把露露双腿分开绑在床柱上,疯狂地吻她,舔她,抚摸她。露露兴奋地喘息着,发出动情的呻吟,扭动着腰肢应合着陈威的动作,他们绞成一团……窗外起风了,椰子树哗哗响着,长长的树影在地毯上摆动。


【】完